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慈城:宁波边上竟然有座保存这么好的千年古城!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6-3-23 20:27:2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爱唱歌的 于 2016-3-23 20:31 编辑

导语:慈城就是慈城,俗事、信仰、教育、娱乐,古城该有的一切都有,足以让人想象过去的光阴。今日的人要让它一如既往,确实需要费些心机的。

撰文:郭晨子

摄影:陈新宇


慈城外的慈湖宁静温润,滋养着这座千年古镇,湖边景致令人流连。

  对一座小城,有时我惧怕听过于悠远的历史。华夏文明历经数千年,有多少真正留下痕迹后又得以善待和传承?有时我也惧怕听风水和格局,格局当初一定精心设计过,又有哪一处保存完好、风水依旧?

  宁波边上的慈城,建城史可追溯至公元前437年吴越勾践时期。房玄龄的孙子房琯因吃了败仗被贬到这里做了县令,他心心念念不忘长安城,依照当时国都的规划建了个迷你版。这些,如今都在?如今怎么可能还在?带着疑虑,甚至预备好的失望,我走进慈城。

  不是随便哪个城都敢不化妆的,即便是古城。初入慈城就进了清道观,便见道观的黑色飞檐与缓缓的小山、植被的苍翠搭配得正好。赶上旅游淡季,一派安静。慈城给我的第一印象是,眉清目秀。

  走到县衙,慈城的县太爷府可不像古装电视连续剧里出现的那般简陋寒碜。足够宽敞的大门里,正堂二堂、东西六部科房等等,一丝不苟。


供图:慈城金源旅游开发有限公司

  好的古建筑里必贮存了光阴,光阴里埋藏着故事。丰年或者灾荒的民情,租赁或者典当的违约,良善之辈和奸佞一党的冲突争斗……都没有什么新鲜,都曾在这县衙过堂,历朝历代的日子都是日子,百姓都是百姓。

  慈城还有庙宇,城西北有一座妙音精舍,把观音供于架在水上的亭阁中。慈城还有慈湖,小径两侧的红梅和白梅正开得热闹,相互搭讪,旁若无人。远处小山上修行的和尚下山来,三三两两,袈裟恰与景致相配。不知怎么,这里让人想起黄永玉先生笔下的凤凰。湖湘的野气和苗人的巫风自然不属于慈城,但已经足够撒野和发呆,足够不慌不忙地慢慢长大,任何一个童年,都不该在高楼大厦的空调房间里被修剪。

  忘掉建城史2400年的赫然数字和从房玄龄之孙与长安城借来的名气吧,慈城就是慈城,自足、完备、自得,足以想象。昔日生活在这小城里的人,心是有地方放的。在这小城,无论县衙、孔庙、校士馆,都供着土地爷,一方本土小神看管着一方水土呢。俗事、信仰、教育、娱乐,小城哪一点没把人照顾得好好的?围绕着慈城的山,6月还出产杨梅,品质是浙江数一数二的。

  是否,过往所受的教育出了问题?县衙欺压百姓,师爷为虎作伥,牢狱关押良民,城隍庙散布封建迷信,孔庙宣扬吃人的礼教,科考场徇私舞弊禁锢思想……何时起,古代社会好像难见一丝清明?而在慈城感受到的,分明不是这样。


孔庙中的泮池。慈城素有崇扬儒学的文化氛围,自唐宋至明清,慈城一带出进士519人,近现代又涌现出周信芳、秦润卿、冯骥才等一大批名家。

  地处西南边陲又属于纳西族的丽江之外,
哪一处的古城不包含新建?慈城做到了承诺中
的“修旧如旧,绵泽后世”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。
慈城的保护开发公司在当地简称“慈开”,语言的无意识透露出当下对“开发”的热忱和对“保护”的含糊其辞,而慈开最大的功劳还是在于保护,并因此在2009年获得了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“亚太地区文化遗产保护荣誉奖”,这归功于总经理严再天。

  严总在新加坡有过任职经历,对于工程质量,他极其严格,古建中哪里能走一根电线他都要亲自查看过。慈开公司在慈城古县城之外的五平方公里土地上担任一级开发商,以新城养古城。他最不愿意被说成是地产商,自诩“保护开发”的使命在身。


冯俞宅内的一所偏房在2013年的台风中被毁坏,自2013年进入修复阶段,工匠专门从东阳请来,用传统的工艺进行重建。

  慈城的保护开发,他大概这辈子也做不完了。他在慈城留下的手笔,不仅仅是仿真乱真的县衙和校士馆,还有整体的框架。比如,县城的城墙已无法复原,那就选遗迹留存最好的小东门,给它盖上玻璃罩,像卢浮宫前贝聿铭设计的小金字塔,城墙索性用黑色金属框架象征,现代感也不违和。再比如,城隍庙里发现了宋代的石础,他留下考古发掘现场般的遗存,在目前建筑地平面持平处铺上载重的厚玻璃,你可以俯视千年前不显眼的柱基,却无法对这份保护之心不动容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3-23 20:32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




一位当地的居民满载货物走过空旷的小巷,小巷尽头是一座名为“恩荣坊”的明代石牌坊,脚下的石板路也未曾全部换过。对慈城来说,保护重于开发,恢复有价值的古建重要,让生活其中的人们继续安心地生活也很重要。

  慈城曾是水乡,1950年代为适应行车,填平了河道。今天的慈城有些路面有明显区隔,标识着哪里过去是水道。慈城的水系能复原吗?“先来一段试试。”严总回答。于我而言,在古建纷纷“复原”的趋势下,已经不纠结于新建还是修缮了,只要新建的不“新”。我感动于慈城依稀仿佛还原了旧日的生活和心灵秩序。



慈城年糕
供图:蔡小川

  金源旅游公司隶属于“慈开”,浙江并不缺乏古城镇的旅游资源,乌镇和西塘的效益都高过慈城,如何合理开发慈城,困惑是每一天都要面对的。像最有名的特产慈城年糕,虽然把城隍庙隔壁的火神庙改建成了年糕馆,年关时销路也不错,还上了《舌尖上的中国》,一时名声大噪,但当地的老百姓没有多少经商的意识,枉费了商机。然而,商机是最重要的吗?西塘的长廊下成了另一个丽江,家家卖起了咖啡追求小资情调,乌镇西栅景区赶走了原住民用以招商,是不是多少有些“变味”呢?


  安详、恬淡、静谧,慈城至少到今天还是慈城人的,还是湖水和梅花的。保护、开发、旅游,让慈城继续古着罢。



骨木镶嵌

  如何利用旧有的公共空间,慈城的保护者想了诸多办法,开体验馆,办工艺展,引进工艺美术大师成立工作室……于是慈城年糕、骨木镶嵌、拼布、蓝印花布等都定期现身于慈城古宅,向来者展现着传统工艺之美。



蓝印花布
供图:Getty图片社

  还有一个人与慈城的渊源极深,那就是台湾《汉声》杂志的创始人之一黄永松先生。



   “村子里有小孩子出生了,各家各户拿碎布给婴儿拼一条百衲被,每块布头、每一针一线里都有对这个孩子的祝福。”



  这些话,黄先生一定给无数的客人讲过无数遍,而他在讲述时,依然充满惊奇和欣喜,好像所有的手工艺都是他第一次见到,所有手工艺的魅力他都是第一次体会,所有的分享和强调也都是第一次。他说:“不忘初心,手工艺就是初心。”



  他对手工艺的推广亦是初心!



拼布
供图:旅行家杂志

  次日,和黄先生一起走在慈城。年糕馆内,本来室内室外都放了不少“年糕树”——把染得五颜六色的年糕粒扎在枯枝上,形状似银柳。金源旅游的陪同说:“颜色鲜艳的都给鸟吃去了呢。”黄先生笑答:“没关系。再做些白的上去,还是要有年糕白白胖胖的质感。”



  迎面走来一个挑竹扁担的老汉,卖刷锅用的小竹刷子,不及半尺长,竹子被劈得很细。老汉吆喝着走着,有人问价钱,还未见人买,洗锅子都用钢丝球了吧?黄先生叫住他,挑了两枚他的“手工制品”,带竹节的4元一个,不带的3元一个。问他住在哪里?就在慈城县城外。正午的阳光下,略带竹青的小竹刷子放在黄色牛皮纸袋里,黄先生说:“你看,它们配在一起多好看!”



  被黄先生请来参加“母亲的艺术展”做中国结的陈夏生女士曾言:“寻找新的风景,不如拥有新的眼光。”日常的街巷、劳作在黄先生眼中处处皆好,也是出自他油然的赏激之情。他说,这些年的行走,都只为自作多情。



  近30年的田野调查中,他看到物质生活的极大变化,也看到文化品质的日渐低劣,他不是没有担忧。他最大的希冀,是借由慈城掀起民间手工艺的“文艺复兴运动”,让人们的生活重新顺应起自然——这是个多大的愿景。



高大的棂星门下,妈妈带着孩子回家。小孩在这样的氛围中成长,对传统会有自然而然的敬畏。每一步小心翼翼的保护与开发,正是为了让慈城的后代永远保有一份对历史的尊重。

  我未离开慈城时,他应日本《留住手艺》的作者盐野米松先生的邀请飞到西安,当天下午还有一场演讲。繁忙中,黄先生身上却只有平和。他说,曾经“不惧伶工苦,但恐知音无”,到如今,“不惧伶工苦,不苦知音无”了。



  2010年,英国BBC电视台在全球遴选出18个“传承的英雄”,慈城是其中之一。BBC摄制的纪录片中,镜头从上海世博会开始,由东方明珠电视塔、金茂大厦等领衔的摩天大楼勾勒出非比寻常的天际线,解说词称,不难从此看出今日的中国和今日中国的追求。这样的开篇,或许是在对比想做传承有多艰难。传承本是自然的本分,却早已背负了英雄般的孤独、力量、胆识和勇气。



  宁波重商,以浙江和宁波的财力,不知能不能让慈城的眉目永远清秀下去?太阳出来了,慈城的狗大咧咧地卧在巷子最中央、卧在阳光里,倘若慈城的狗永远这样自在,慈城就值得留恋、惦念、重返。

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夜色阑珊  

GMT+8, 2020-11-30 09:16 , Processed in 0.062500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